快捷搜索:

說不上來的心結包裹著他

2019-09-23 06:15栏目:娱乐资讯
TAG:

      從頭到尾,這部電影有讓人放下理性思考回歸內心的魔力。
      很是神奇,在這個公共的場合——那麼多人看同一場電影,在同一個空間中,這部電影創造出了一個個只屬於每個獨立個體的空間,讓人在熙熙攘攘的世界中看見自己。
      記得有人說,大海是母親子宮的隱喻。那麼,綠島是那個溫暖的原初,大海對面的世界是找不到回家路的現世。
      “事情都過去了,向前看,不要再想了。”遇到事情,我們常常這麼說。可是事實上,是這樣嗎?隨著肉體的逝去,一切就跟著埋葬了嗎?真是遺憾,在我們的語言裡,在一代代繁衍生息裡,在我們的文化裡,有些生命的母題註定不斷重複不斷被提及不斷再次浮現。比如母親,比如原生家庭,比如生存的動力。如果一些結在那裡,便一直在那裡,一直無法向前。
      不能回去/無法梳理的心結帶來的是生命無名的焦慮與迷失。在電話亭裡,育美怎麼也打不開薯片,直到整包薯片嘭地爆裂。她慌亂地用包裝袋抹散落滿地的薯片,卻沒有將它們盛起,或根本無從盛起。她知道自己哪裡有些問題,卻無以名狀。她甩落大塊大塊的顏色,強迫執拗地趴在地上畫一個圈圈又一個圈圈。她懷孕了,但不知道為何如此,只是潛意識地覺得這與母親,與母親將自己帶離家鄉家人有關。自己翔不惜拼盡所有來爭取比賽的機會,他說不出,原來這與遠去的父親有關。育男一直不明白,一直不回來又不遠走,他不知道為什麼。他不行動,去尋找消失的母親和妹妹,說不上來的心結包裹著他。他們都看似忙碌地活著,創作、搏鬥、工作……忙碌是表現也是遮掩。
      那些已經遠去的人,離開了,但是他們與人們的關係,一直還在,一直未忘。母親將我們的肉體帶到這個世上,註定這個獨立的個體將漸漸離子宮遠去;而吊詭的是,成人的儀式是——找回回家的路。育美對成為母親充滿了恐懼,翔對成人與成為父親完全沒有信心,育男則一直如大男孩般生活著。他們有各自尋找回家之路要走。偶遇的孕婦成全了育美,她想起了媽媽的難產媽媽對她的期許與一無反顧,她從媽媽那裡獲得了成為母親的力量源泉。那段海傍釣魚和颱風夜之夢分別幫翔和育男跨越了自己的心結。不要說他們不真實,它事實上與劇情化的方式展示了輔導室裡的一個工作場景。
      只有重新建立與這些遠去的人的關係,豐富與他們的故事與聯繫,才能真正釋放紅線另一端的人。育美無法忘記那個風雨夜裡媽媽抱著自己離開家,漂泊在無盡大海裡,不知道自己在哪裡,要去哪裡,未來會如何。她覺得自己從此漂泊在無邊大洋中,沒有方向。直到,她逐漸從碎片記憶中拼湊回母親當年所經歷的,她慢慢長大後可以感受到媽媽曾經感受過的。育男也無法忘記母親離開的風雨夜,從此以後生活中充滿了憤怒、痛苦、不解與絕望。他有那麼多來不及說的話想對媽媽說,但是沒有機會說,更開不了口提。直到,夢境裡他讓自己重回了那個有母親溫柔身影的簡陋小窩,可以安安靜靜地說一會兒話。翔也是,他需要一個肯定,一個來自父親的肯定。他甚至都已經忘記了,或者從未記得父親的樣子。但是,從小到大,困難時他是多麼想爸爸伸出援手,努力時他多想向爸爸證實自己的力量和能力。在澎湃的大海邊,翔有了一次意向中的對話。
      是的,大海是我們的原初,如母親子宮般的親密所在。翔在海邊聽到了父親對他的支持,他也會懂得於育美而言大海對她的意義的。育美給女兒小海畫了帶小魚回大海的繪本,對她講大海和美人魚的故事。育男看到這些故事時,終於將媽媽、妹妹和自己那些海島上快樂而深刻強烈的記憶串聯起來。
      沈重說,綠島不是用來回去的,而是用來再發現的。一路走來,顛顛簸簸早已忘記回家的路;回家的路,也是需要去發現的。
      對於每個人來說,要回去的,不是那個時過境遷的故鄉,而是找到那個心底裡那個原初。
      有人說,這部電影是和解;我說,是歸置起一路所有,安頓好自己內心的世界。

版权声明:本文由云顶娱乐官网发布于娱乐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說不上來的心結包裹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