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那么《2049》中的仿生人就是在被延长的生命里探

2019-09-28 04:08栏目:娱乐资讯
TAG:

归根结蒂,我们最大的激情,就在于将意义赋予生命——尽管这种意义有时是令人生畏的。——这是我正在看孔飞力的一本书《叫魂》里的一句话。而恰在看到这段文字的第二天,我去看了《银翼杀手2049》,那部35年前划时代经典《银翼杀手》的续作。 电影的主角叫 K,和上一部的德克不一样(德克是不是仿生人是被众人探讨了十多年的话题),k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是仿生人。K这个名字本身很有趣,除了原著小说作者菲利普.K.迪克,最能令人联想到的就是卡夫卡小说《城堡》里的约瑟夫k了。而迪克和卡夫卡小说的母题又如此相近——失去了根基与因果关系的世界、对不可及之物的追寻和等待、以及作为不可及之物的终极存在的消失。电影里的k也和约瑟夫k所面临着相同的困境,同样的自我及价值的缺失,同样的被命运玩弄于股掌之中。而前后两部电影对小说所探讨的母题的呈现堪称完美。如果说82年的《银翼杀手》中的仿生人是在短暂而局促的生命中寻求一道光,那么《2049》中的仿生人就是在被延长的生命里探寻意义和人性。萨特说,人是一种欲为上帝的存在。这话没错,每种有智慧的生物都想成为比自己高一级别的存在,上帝造人,人想成为上帝,人造仿生人,仿生人就会想要变成人。所以当我在看到电影中仿生人首领说,“为同类而死,是我们最具人性的选择”时会感觉莫名讽刺——仿生人在试图赋予自己灵魂,人类却试图在抛弃灵魂....... 我们都期待自己的存在是特殊的,到头来却平凡不已。k对身份的探寻是片子剧情的主线,导演聪明地使观众相信k的记忆是真实而非编码,又用草蛇灰线的方法推翻了观众已经相信的。当K一直追寻并且已自我认同的身份被击碎,我们看到的是他在低眉弯腰中,忧戚沉思的侧颜。面对自我存在的终极意义的消失,仿生人的反抗,人类的奴役,巨大的历史车轮,麻木冷漠的世界,对他来说都是难解之谜,却也好像都变得无关紧要了。 在时间的无涯荒野里,所有人都显得落寞,人们独自忍受生活,想尽办法寻找存在的意义,事实上得到的不过孤独而已。孤独是造化对群居者的诅咒,意义才是孤独的唯一出口。在电影的结尾处,K看着雪花融化在手中,又看了一眼自己殷红的伤口,然后缓慢地如释重负般躺在台阶上,显得孤单,哀戚,却又似乎找到了某种意义。

版权声明:本文由云顶娱乐官网发布于娱乐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那么《2049》中的仿生人就是在被延长的生命里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