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在《第九区》拍摄期间

2019-09-24 00:30栏目:影视影评
TAG:

好吧,我承认这个标题很烂——对于我这样一个四年才写一次影评的超级大懒人来说,想出一个有新意又不会被人喷的标题是件不太容易的事。不过这个句式很像小学生作文的标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基本上可以概括我对这部电影的基本理解和印象。

想想也真是很巧,上一次让我有写影评冲动的片子,居然也是彼得·杰克逊出品。没错,就是那部大猩猩站在帝国大厦楼上打飞机的《金刚》。我对彼得·杰克逊不熟,连大名鼎鼎的《指环王》三部曲我都愣是没看下去,他藉以成名的僵尸片我更是未曾染指,但很奇怪的是他的科幻片却总能挠到我的G点,让我有种不吐不快的感觉。

当然了,不能抹煞人家南非人尼尔·布隆坎普的功绩,《第九区》创意本来自于他四年的一部六分钟短片《约堡的幸存者》,而杰克逊这次不过是个制片人。不过据《看电影》报道,在《第九区》拍摄期间,杰克逊也没少插手,所以把这部片子看做是杰克逊的手笔,也是完全说得通的,更何况布隆坎普也确实是个新手——《第九区》是特效师出身的他执导的第一部长片。

《第九区》的拍摄消息始于2008年,当时J.J.亚布拉姆斯的《科洛弗档案》余热未消,全美国人都对手持DV拍摄的“伪纪录”怪兽片印象深刻,并且《科洛弗档案》的病毒式营销方式也曾和《黑暗骑士》一样成为话题,而那个时候《第九区》的宣传也已经悄悄地启动。但语焉不详、故弄玄虚的官方网站却没有透露半点关于影片剧情的内容,这让大家伙儿不由自主地心生期待,想看看是不是又一部《科洛弗档案》即将诞生。

确实,《第九区》和《科洛弗档案》有着相当多的共同点——小成本、主角是小人物、纪录片式的拍摄手法、制作过程中对剧情严格保密的同时又故意留下悬念;但从本质上来看,这两部电影又有着决定性的不同,毕竟,J.J.和杰克逊并不是同一种类型的导演。

《第九区》成本3000万美元,以其科幻片的身份来说,放在好莱坞也就只能算是一部中小规模的制作,但它在首映周末就创下超过3700万的票房,并横扫美国评论界,在imdb网站创下8.6的高分并进入TOP250,排名第54名;烂番茄好评率90%。这样的成绩令没有看过该片的影迷始料未及,因为之前J.J.执导并赢得巨大声誉的《星际迷航XI》,也不过是这个水平,而《星际迷航XI》以几十年的热门电视剧集为基础,有强大的卡司及制作阵容,更有上亿美元的投资——上映前的《第九区》和它比起来,根本就无法等量齐观。

然而,南非菜鸟布隆坎普创造了奇迹。

在这个夏天即将结束的时候,这部电影让整个好莱坞感到羞耻。
——《芝加哥论坛报》

事实证明,科幻片不必明星云集,不必超多预算,不必视觉吸引,不必是彻底的娱乐!
——《今日美国》

一部真正的、原汁原味的科幻电影,从一开始就吸引着你,让你欲罢不能,直到影片结束那一刻!
——《好莱坞报道》

一部思想超前的电影,一阙关于生命的寓言。
——《纽约时报》

媒体众口一词的称赞,让《第九区》变得更加神秘,到底怎样的一部巨制,才能让全美国的人为之震撼?

如果你抱着看《变形金刚2》或者《特种部队》的心态去看《第九区》,那么很抱歉,你大概要失望了。

《第九区》是一部娱乐片,但它娱乐得“很不典型”,甚至给观众一种不是很友好的态度——虽然它也有开端、有发展、有很好莱坞的情节高潮,也有水到渠成的催泪桥段,情节其实也绝对不复杂,但观众一点也不会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因为导演想让你看到的并不是一场炫目的视觉大餐,而仅仅是具现化了一场有着科幻外壳的属于全人类的噩梦而已。

二(本部分有重度剧透,不希望被透的请直接跳到第三节)

如果事先对影片没有任何了解,那么电影的开头几分钟可能真会让观影者以为这是一部纪录片。它不同于《科洛弗档案》的普通人DV拍摄,而是像电视上经常播放的那种纪录片一样,以男主角威库斯为线索,跟踪拍摄他作为MNU(跨国合作组织)的一名雇员,前往约翰内斯堡执行任务的经历,中间穿插几位关系人物的事后访谈。通过这些人物寥寥的几句对男主角的看法以及这次事件的评论,再加上男主角兴奋又紧张地对着镜头谈自己即将调职的感受,我们就已经能够隐约猜到故事的悲剧基调。但尽管如此,因为没有直接提到事件的具体结局,于是“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就顺理成章地成为影片的悬念所在,串起前半部电影的情节线索。

紧接着,影片就像是报道稀松平常的社会新闻一样,简要介绍了大约三十年前外星飞船来到地球的经过。飞船悬停到南非约翰内斯堡的上空,当地球人设法打开舱门后,发现里面挤满了难民般的外星人——为了安置这些无处可去的外星难民,第九区被设立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们有足够的时间从镜头中观察这些外星人——在地球人拍摄的电视节目中,把它们描述成智能低下、不守秩序、和地球居民关系恶劣的野蛮种族。相信很多人看到这里以后都会对这些外形丑陋的外星人产生厌恶。正如片中人对它们的侮辱性称呼“大虾”一样,这些外星人的长相确实很像虾,口器部分和腹部都长着很多蠕蠕蠢动的伪足,头上生着触须,四肢覆盖着外骨骼,关节也形似昆虫,完全就是一种身高两米的人形节肢动物。得承认当我起初看到这些外星人的时候,我很是对剧组的外星人设计腹诽了一番,因为它们的动作和轮廓实在太像人,并不符合我对外星人的狂野想象。不过当看完电影之后我对外星人的接受度高了一些,因为和人类外形的相似会让男主角随后的“变形”过程好处理一些,同时也能催生出我们对于美丑概念的深度思考。

MNU是影片中虚构的一个巨型跨国企业,军火制造是它的众多业务之一——它是全球第二大武器供应商;而且MNU还有雇佣兵组织,权力比一些国家的政府的还大——至少比南非政府更敢作敢为,这也是它们财大气粗的表现吧。男主角威库斯是MNU的一名雇员,他本来只是被调往南非“和外星人建立交流”,但却意外地成为了“搬迁计划”的负责人,负责把让当地人类居民不堪其扰的外星人驱逐出第九区,让他们住到新设立的外星人城市去。可以看出威库斯是个非常单纯的男人,被赋予职责之时他很兴奋,丝毫没觉出其他人对于这个任务的抵触和反感。

第九区在设立之前是个贫民窟——设立之后,它仍然是个贫民窟,只不过变成了外星人居住的贫民窟。在电视台的镜头里,外星人的居住环境已经不能简单用脏乱差来形容,在人类看来,它们简直就是一群肮脏的大虫子。因为外星人的战斗力很强,所以人类不得不采用粗暴的武力才能镇压住他们,包括没收武器、限制食物等等,但外星人的人口还是在无法遏制地增加着,所以人类对它们的厌恶也是显而易见,根本没有人愿意去了解它们的生态、思想——换句话说,人类并不把外星人当人看。

虽然威库斯并不是一个恶人,他对人友善甚至有点软弱,因为雇佣兵们配备的武器和弹药超标而和他们发生冲突,和外星人交流的时候也是保持着相当程度的耐心(至少和那些随便向外星人开枪的大兵比起来是这样),但他毕竟也是一个普通人,在影片前半段的很长一段跟踪拍摄中我们可以看出来,他之所以保持耐心只是为了更好的完成任务,并不能代表他喜欢这些外星人——其实他对这些难以沟通的外星人也是同样厌恶的。他也曾亲手烧毁整整一座房子的外星人的卵,并且丝毫不认为这是一种对生命的侵犯,还为自己的工作成果感到兴奋。但是这也代表了几乎任何一个地球人对外星人的看法——人类和外星人彼此孤立、相互蔑视、拒绝交流,这也是导致种族间关系恶化的一个主要原因。

在一次查抄外星人住处的行动中,威库斯不小心让某个圆柱形罐子里装着的“流体”喷到了自己的脸上,从那以后他的身体就持续出现异状:流黑色鼻血、手指甲松动、呕吐。终于在一次昏迷之后他被送到医院,当他受伤的左手绷带被拆开时他被吓疯了——那已经变成了一只外星人的手。

这个事件成为他命运的一个转折点,MNU立刻把他作为一个珍贵的实验样本隔离了起来。我们可以推测出MNU之前一直在研究外星武器的使用方法,虽然它们威力巨大,但因为需要外星人的DNA才能激活这些武器,人类根本无法使用它们。而威库斯变形的左手竟然可以操控它们,这让MNU看到了巨大的利益。同为MNU雇员、同时也是威库斯的上级的他的岳父,其冷血无情令人胆寒,竟默许威库斯被活活开膛破肚,仅仅为了取出他的心脏作为实验样本。接下来威库斯的选择当然只有一个——逃。

之前还是堂堂战地指挥官的威库斯,一夜之间变成了越狱犯。为了抓捕威库斯,MNU甚至操纵媒体散布他与外星人发生性关系的流言,使民众对威库斯产生强烈的反感。威库斯为了求生,在人类社会已经无处可去,他唯一的去处就是第九区。无巧不成书,他在逃避追捕的过程中正好逃到了之前查抄流体容器的那个外星人克里斯托弗的住处。克里斯托弗虽然对他不满,但还是不计前嫌接纳了他,并告诉他母船上有办法让威库斯恢复人形。但回到母船的唯一方法就是乘坐多年前意外从母船上脱落的指令舱——这个指令舱就藏在克里斯托弗家的地下室,启动它的东西正是他搜寻了20年才找到一点点的“流体”。

威库斯在万般无奈之下,只能选择和克里斯托弗武装侵入MNU的实验中心,把流体容器夺回来。凭着超强的外星武器,流体被夺回来了,但这时克里斯托弗却挂念起他的几百万同胞,坚持要在三年后才能回来治疗威库斯。威库斯无法忍受漫长的等待,打晕了克里斯托弗后自己驾驶指令舱升空,结果被雇佣军的库伯斯上校给打了下来。就在威库斯即将落网之际,之前他在搜寻武器时曾经得罪过的尼日利亚黑帮团伙半路杀出劫走了威库斯。这个帮派有吃外星人的传统,认为这样可以得到外星人的力量,而他们的首领尤其觊觎威库斯的左手。关键时刻克里斯托弗的小儿子重新激活了指令舱,散发出的能量使黑帮缴获的外星机甲走火,瞬间就把黑帮全灭。

库伯斯上校对威库斯积怨已深,此番志在必得,一定要把威库斯擒拿归案。可当他好不容易包围了黑帮据点,从里面走出来的却是威库斯驾驶的威力堪比钢铁侠的机甲战士。醒过来的克里斯托弗被MNU的部队抓住,在他即将被处决的那一刻,本想一个人逃跑的威库斯却拗不过良心的谴责,回来救出了克里斯托弗,并决定和他一起前往指令舱。但外星机甲虽能扛子弹,却挨不住重型武器的狂轰滥炸,威库斯决定牺牲自己,送克里斯托弗升空。

就在库伯斯决定就地枪决威库斯之时,落单的他却发现自己被一大群外星人包围。像是要救威库斯似的,这些外星人一拥而上,把库伯斯撕成碎片。指令舱成功与母舰组合,克里斯托弗驾驶着母舰离开了地球,而半身已经变成外星人的威库斯,只能看着自己康复的希望越飞越远。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最后以一组访谈镜头作结。我们可以看到,第九区虽然随着骚乱被毁,但几百万外星人只是被迁到了第十区,而整个事态并没有任何大的改观。克里斯托弗会遵守诺言回来治疗威库斯吗?我们不知道,我们只知道随着时间流逝,威库斯已经完全变成了异种,融入了第十区的外星人社会之中。

据导演布隆坎普说,他为本片设计了六个截然不同的结局。但我们有理由相信剧场版的这个结局肯定是他认为最合适的。确实,虽然这个结局让人不胜唏嘘,却也带出了很多的思考,这些思考甚至超越本片的科幻题材本身,成为一种对整个人类群体的审视。

首先,我想毫无疑义的是,出身约翰内斯堡贫民窟的布隆坎普,肯定把自己的个人经历融入了本片。而片中对外星人与人类的关系,正是影射了南非由来已久的种族隔离制度。白人对黑人的歧视,一如人类的外星人的迫害。无理的压迫、任意的摧残、强制的驱逐,这些触目惊心的画面,象征了现实世界中人类不同种族间的对立。影片中媒体把外星人描述成丑恶的异族,而现实中媒体对黑人群体的歪曲又何尝不是如此?

需要说明的是,电影中对外星人的描绘也不是一边倒的。这些异种生物的粗鲁、暴力是有目共睹的,更重要的是,外星人对地球人也同样没有什么沟通的欲望。种族隔离总也不是单方面的,白人对黑人是冷漠的,黑人对白人也同样如此,双方都应该共同分担一些悲剧的责任。但是,从某种角度来看,外星人却具备着一些极其宝贵的品质——单纯、容易相信人。尼日利亚黑帮成员嗤笑外星人的愚蠢,但仔细审视一下全片中的人类角色,除了戏份不多没有什么表现机会的威库斯的妻子一直表示着对丈夫的思念和支持以外,没有任何一个角色让人感觉到温暖,通篇充斥着欺骗、背叛和杀戮。反倒是外星人克里斯托弗,虽然外表在人类看来是丑陋的,但他身上隐忍、忠诚、坚毅、宽容的品质,让观者从这个异种身上体会到一种人性的美好,这是何等的讽刺啊。为了获取武器科技,人类在残害同类时没有一丝犹豫,但克里斯托弗闯入MNU实验室,看到自己同族凄惨的遗体时却因悲伤而失神——全片中这样的细节数不胜数,看到后来我甚至有种感觉:外星人更具有人性,而人类的残暴使我感到陌生。

其次,男主角威库斯的角色层次感分明,这个人物的前后转变令人印象深刻,而沙尔托·科普雷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演员精湛的演技,足以令观众的心跟随着他的命运起伏一起跳动。影片着重于描绘他的“小人物”属性,这个人没有什么英雄气质,遇事不果断、决策不谨慎、感情容易冲动,还欺软怕硬。虽然观众未必会喜欢他,但结合故事背景,这个人物却具备了更强的说服力,让故事的发展变得比较合理,而不像一些科幻特效大片那样生搬硬凑,让情节去应付场面。从一开始,他对外星人是态度冷漠的,随后发展为惧怕,逃入第九区后还时时表现出不信任和厌恶。但慢慢地在和克里斯托弗相处中,他对这个外星人产生了一种难以言说的感情,以至于以自己作为盾牌掩护克里斯托弗撤离,这段情节虽然稍嫌刻意煽情,但却给观众提供了一个情感发泄的渠道,也让这个商业气味不浓的作品总算朝着观众转了转身。

最后,影片的手法非常超前。用纪录片的方式讲一个虚构的故事,在贾樟柯的《24城记》里也运用了这种手法,但《第九区》更进一步,综合人物访谈、现场录像、新闻报道,甚至停车场、卫生间、街道上的监控录像等诸多纪录性质的视频资料来全景式地展现这个故事,比《科洛弗档案》的一台摄像机从头拍到尾更能让人产生“这个故事是真实的”的幻觉。而且,为了更好的叙述故事,影片中段又改用一般的故事片手法来拍摄,本来应该会让观众感到些许突兀,但手提式摄像机的拍摄方式使全片的视觉风格变得统一,从纪录片到剧情片的转变也就显得不那么明显,并不会使观众跳出剧情。接近两个小时的片长信息容量不小,片中采用了跳切的手段来压缩剧情、加快节奏,也使观影过程一气呵成,一看到底,丝毫不让人觉得乏味和疲倦。

说说影片的不足吧,虽然整部影片粗粝的质感并不影响观看,但有些地方还是因为成本有限而显得比较简陋,比如外星人的动态给人轻飘飘的感觉,不太实在,而根据剧情来看他们应该是比较结实和沉重的生物才对,否则不可能一脚就把人类踹出十米远。另外,还有些剧情细节有点经不起推敲,比如为什么指令舱掉下来以后二十年,一直都只有克里斯托弗一个人在研究让指令舱回到母舰上的方法?克里斯托弗是什么身份?外星人里的工程师还是船长?为什么除了他比较有知识以外,其他的外星人都显得没有文化?当然这些有可能只是因为影片背景交代得不清楚。但是就在第九区即将被取消之际流体被收集够了,以及威库斯碰巧搜查到流体容器、碰巧感染又碰巧和克里斯托弗再遇等一系列的巧合,就不免让人感觉到剧情的编排痕迹了。

当然,瑕不掩瑜,《第九区》仍然是一部非常出色的电影。虽然“为科幻片重新定义”这样的赞誉未免夸张,但是不可否认的是《第九区》确实为近些年来的科幻片带来一阵新风,在注重内涵品质的前提下又取得了商业上的成功,这是十分难得的。

导演布隆坎普说:“我并没打算在影片中附加任何政治和现实主义的东西,《第九区》只是一场盛大的梦幻秀。”但我更愿意相信他不过是希望评论界不要对这部影片进行过度解读。布隆坎普和杰克逊打造出的这部电影让我这样一个不太称职的科幻迷重新领略了失落已久的科幻魅力,同时也让我寻回科幻题材故事的社会意义。没错,《第九区》是一场梦,但它无疑是一场噩梦。我希望并且相信人类不都像《第九区》中的那些MNU雇员那样丑恶,且让这个故事警告我们时刻保持清醒——善待他人就是善待自己。如果有朝一日你成为了你曾经鄙夷甚至唾弃的群体中的一员,到那时无论你如何悔不当初,都已经为时已晚。

最后,我想起影片结尾访谈中的一句话:“没有人知道克里斯托弗会不会回来。”

我相信他会回来。你呢?

版权声明:本文由云顶娱乐官网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在《第九区》拍摄期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