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唯一可能出现的时间是第一次犯罪现场的路人当

2019-09-25 08:07栏目:影视影评
TAG:

当我们不断寻找真凶时,都忘记了这是由现实改编而来的,所有的推断都是基于我们的误解,即一切都应该有答案。尽管有许多貌似是真凶的人屏幕上引导着我们怀疑推测,可事实是真凶可能从未在电影里出现过,唯一可能出现的时间是第一次犯罪现场的路人当中。
符合作案特征的小青年(朴海日),因为太多的误导,如手的柔软细腻,每次杀人夜点播歌曲,最后一次凶手杀人时无比巧合的离开了镜头和我们的视线,苏探员的坚持还有观众对于凶手执着的寻找。这些都让我们有了DNA鉴证的情况下,还紧紧抓着DNA可能出现微乎极微错判的概率坚持他是杀手。最后杀女孩时裤子是灰色的,而那晚朴海日穿的是黑色裤子,这从上公交车前一幕可以看见。承认与否,主观的坚持能让人忽视客观的证据到这种地步,这可以说是导演的成功吗?
傻子爹,你见过厨师有柔软的手吗?第一次出现在现场时的体型和傻子回忆时的体型不符,我相信一个类似大排档的老板提供不在场证据还是很容易的。红内裤,先不说手这个证据,一个没留下多少证物心思缜密的杀人犯,竟然会犯回到现场撸管这样的错误,这实在难以令人置信,要真是欲望强烈到那种程度,还不如再进行一次犯罪。
至此我个人认为比较可能是杀人犯的已经一一排除,那些无稽之谈如火炉工之类的我就不做评价了。生活给了我们太多的疑惑,这些疑惑也许我们一辈子都难以解开,但是时间依旧在行走,等一天真正能够揭晓谜底时,我们已经无力做任何改变了,这是我对于最后宋康昊眼神的解读

版权声明:本文由云顶娱乐官网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唯一可能出现的时间是第一次犯罪现场的路人当